夫蓮閲讀

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大秦:這捕快能處,有事他真上! 起點-第九十二章 夢見巫山神女

Garth Prudence

大秦:這捕快能處,有事他真上!
小說推薦大秦:這捕快能處,有事他真上!大秦:这捕快能处,有事他真上!
陈阳抬脚,眼睛留意着脚下,缓步走向茅屋。
行至门前,陈阳就要抬手敲门,忽而想起,这怪老头该不会在门上还有什么机关吧。
于是抬起的手停顿了一瞬,右手就这样保持着抬起的姿势。
就在这时,门忽然从里面开了。
一个胡须皆白,鹤发童颜,但是双眼炯炯有神,头发有些许散乱的老头从里面打开了门。
抬眼看到面前毫发无损的年轻人,老头双眼放光,立时走出了屋门。
走到陈阳跟前,上下打量着陈阳,又围着陈阳转了一圈,嘴中不时发出“啧啧啧”的赞叹声。
陈阳看向老头,细细看了一番,自言自语道:
“倒还真是有几分科学狂人的样子,靠谱!”
老头转了几圈,然后停在陈阳身前,说道:
“年轻人,不错嘛,老头子搞的那些个破玩意你竟然都闯过来了,而且还一点伤都没受,可真是奇了。”
“行了,老头子的规矩,过了关,就可以帮你做东西,怎么样,有什么好定西,快拿出来给老头看看。”
“先说好了,要是不过老头子的眼,那你可是直接哪来的回哪去,到时候若是赖着不走,老头子院中这些东西可是不长眼。”
听了这话,陈阳抬眼看向院中的物事。
就见院中有木制的,石制的,以及青铜所制成的各种器物。
其中不乏弓箭,鞭子,刀剑,勾叉斧钺,甚至有一辆战车,外形竟然类似于后世的坦克!
陈阳愈发觉得眼前之人深不可测。
再看向眼前的几件兵器,陈阳就发现了些许不同。
只见每样兵器的边角里,都有“公输”二字,同时旁边还有一个小巧玲珑类似宝塔的印记。
看到“公输”二字,陈阳内心一阵激动,难不成这里竟是秦时明月中所提到的公输家族。
墨家同样专攻机关术,但因为以非攻兼爱为宗旨,爱好和平,多是研究一些生活实用的机关。
墨家即便是做一些应用于战场的机关,也多为防御类型。
但不同于墨家,公输家族乃是专做各种杀伤性很强的武器,尤其应用于战场的各种武器,更是不在话下。
如果眼前之人真的是公输家族之人,陈阳可就禁不住庆幸了,自己可真是走了狗屎运!
陈阳连忙拿出地雷的设计图纸,还未细说,老头一看到图纸上的东西,一把便将图纸夺去。
不等陈阳多说,就见老头头也不回的拿着图纸进了屋子,随后门“啪”的一声关上,独留陈阳拿图纸的手仍然停在原地。
陈阳不得不叹一句:
“科学狂人,真是科学狂人,眼里只有他的作品了!可能天才都这样吧!”
神煌
行吧,如今既然已经被他拿走了图纸,自己担心也没什么用,只能坐下慢慢等了,希望老头子能早点将东西做出来。
山下众人眼巴巴的看着山上,盼望着陈阳能早点下来。
然而从日出等到日落,再到月出东山,众人不禁有些泄气。
除了白日里那一道白光以及箭矢,山上到现在为止,也未再传出什么动静,只怕侯爷是真的葬身在山上了吧。
未待众人多说,忽然听到山上传来一阵“砰砰砰”的声音。
顿时所有人心惊肉跳。
难道这动静是侯爷造成的?
“以前那些人基本上半天的时间就会下来,侯爷都上去这么久了,只怕是凶多吉少了吧。”
“如此恐怖的声音,想必侯爷已经葬身在山上了吧。”
“侯爷为我们阆中做了多少好事呢,可不能留在这啊,侯爷,希望你还好好的!”
……
被众人担心的陈阳,此刻已经进入梦乡去会巫山神女了。
至于这些“砰砰砰”的爆炸声,陈阳早已经习以为常。
白日里老头就从屋中跑出来,背着零零碎碎的东西前往后山去了。
自老头到达后山,爆炸声就没停下来过,不过都是雷声大雨点小。
陈阳倒还上前看了看,不过都是些碗口大的小坑。
老头倒也不气馁,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着,陈阳看的无趣,入夜后就回到了老头的茅屋前,找了个地方安身。
第二日天刚微微亮,陈阳突然从睡梦中惊醒。
一声不同于昨天毛毛雨一般的巨大声响传来,陈阳睁开了惺忪的睡眼,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。
就见后山腾起一股巨大的烟雾,陈阳心里道了一句“有门”,立时起身赶往爆炸的地方。
待陈阳赶到,就见一个黑乎乎的人影站在烟雾旁边。
陈阳连忙上前,拨开黑雾,就见眼前人发型凌乱,原本仙风道骨的白发已尽数成为黑发,且乱糟糟的似鸡窝一般。
而那身米白色的衣袍,也是一道白一道黑,浑然看不出衣服原本的样子。
陈阳忍住笑意,走进老头,这时就见老头两眼放光,径直冲向一旁的一块大石头。
陈阳跟着老头过去,就见石头上散乱的摆放着四五个类似手雷的东西。
不过因为条件简陋,硬件达不到要求,所以只是外形相似。
但是当陈阳再次看向前方的深坑,以及周围散落的土壤枯枝,陈阳就知道了,这效果完全不亚于现代的地雷。
陈阳忍不住惊叹:
“看来古人确实是聪明,硬件不达标的情况下,还能将东西做的威力这么大,用到冷兵器时代的战场,着实是绰绰有余。”
陈阳捧起一枚地雷,转向老头,说道:
“前辈,您可真是太厉害了,这地雷如此精密,您竟然只用了一天一夜就造出来了!”
老头一仰脸,鼻孔朝天,如果忽略那满脸的黑灰,倒着实像是个世外高人,对陈阳不屑道:
“这算什么,都已经有了图纸,要是还造不出来,那可真是污了我公输仇的名声!”
“不过,你这玩意倒确实不错,老朽也是研究了好半天才弄清楚是干嘛的。”
陈阳听到“公输仇”的名号,心里暗道一声,“果然是公输家的人,不过没想到,竟然是公输仇!”
就在这时,公输仇一转身,绕到陈阳身边,凑近陈阳耳朵,用充满诱惑的声音问道:
“小子,老夫现在可以考虑收你做徒弟,怎么样,还有什么好东西,快交出来给为师看看!”


Copyright © 2022 夫蓮閲讀